情迷貝克街

"奉您为王,即刻加冕。"

女体真的是太可爱了【捂脸】

就硬生生凑够十张
收养梗就很棒啦!!【打滚子】

假装自己从没上过色【企图逃避现实】


才发现自己like写成live丢死人了【捂脸】

缺了一张啊啊啊啊xxx

我我我我我没想干什么我就想看他戴鸭舌帽真的【哭泣xxx】

【给boss下跪x】

就狠狠的吹他
p1是requiem太太的发卡片梗!
【迫切的想要叫bh一声master(??)】
p2是剧中墙上的正装【捂脸】
p3瞎摸

其实都是瞎摸【蜷缩xxx】

是上机课的摸鱼x【抱头】
分别是三个新孩子和一个交换w
windows画图真的

好用x

【正文 一】《No excuse(没有借口)》

哇这里存个文……其实是因为国庆假放完又要寄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笑个屁x】
【磕头】极其有可能拖很久都不更所以请慎入呜呜呜qwq
文风奇烂请多包涵【重磕头】



私设如山,反正最后会被官方爸爸打脸没关系的xxx
Black hat×Dr.flug
取自《反派本色》

"demenita,你最好给我一个把我从实验室揪出来的正当理由!嗨别扯的这么用力!"博士的手腕被拖着一头绿色装饰绒毛的女孩扯的生疼,他不得不在走廊上踉踉跄跄的飞跑。

他把demenita造出来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个合成人女孩的性格相当怪诞,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个成功的作品。black hat要求的是一个疯狂,凶残,视人命如草芥的基因怪物。虽然不见得凶残,但她绝对是个疯子,也有对boss上下其手的恐怖胆量。即使身为制造者flug也始终没能弄懂这疯女孩。

所以今天女孩一览无余的恐惧让他有点手足无措。

"求求你了flug发发善心吧!我和505需要你!"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溅在他遮脸的纸袋上,溅上了他的护目镜。

这可太让他吃惊了。

如果说demenita退化掉了泪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毕竟合成生物身上大大小小的缺陷多的很,flug从她被培养皿中抱出来直到现在观察了足足三年,愤怒,欣喜,焦躁,安静……什么心理状态他都观察到了,唯独没有悲伤的数据和眼泪的样本。

但现在他那胆大包天的蜥蜴女孩正在流泪。

该死的,现在他才懒得管什么狗屁数据,他的小妹妹需要他。

"别哭了demenita,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505流血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505你可真会给人找麻烦,flug忍着没有把这句话从嘴里说出来。

当他赶到demenita的房间时,一向精力过剩的大熊像一只布偶一样毫无生气的趴在自己的窝里,身上盖着一条一小半被染成暗红色的毛毯。

"我的上帝……"flug颤抖着掀开毛毯,隔着塑胶手套他可以感受到血液的温热,被干涸的血液粘在一块的毛发,以及大熊微弱的心跳。

手上的触感往flug混乱的脑子里传递着绝望,505可能会死掉。

生物基因学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当年boss把两只分别装着女孩和棕熊的铁笼丢给他,命令他制造活生生的怪物。flug多次哀求着那高高在上的恶魔请求他放了这两个可怜的小家伙。但即便科学家怎么强调他所具备的知识无法支撑他进行这个实验,成功率是如何的低,都一次次被无情的驳回,以至于几乎被逼着成为刽子手的flug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豁出性命去反抗这个残忍的魔鬼。

但好在科学家的理性占了上风,毁坏了三架老式仪器、一台冰箱和数不清的报废机器后他理清了思路。首先,跟boss正面冲突是不可能的,不论采取何种进攻方式,他最后只有被抓住撕碎,丢进地狱这一个下场。其次,笼子里的女孩和棕熊看起来快不行了,那虚弱的姑娘似乎有某种疾病,她看起来皮肤苍白,眼窝凹陷,相当害怕的样子,却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把自己缩成一团和求饶。棕熊则更加明显,是用来抽胆汁的药熊。颈部的毛秃了一圈,完全达不到一只成年棕熊应有的体型,腹部还留着用于插进管子的洞,已经化脓发臭。

这种情况下也许只有改造才能救他们一命。flug做了个对所有人来说最好的选择,但拿起手术刀的那一刻,他仍然感觉糟透了。

万幸的是,flug不眠不休的工作了四天,事后两个孩子的生命体征相当平稳。即便事后boss指着这两个"次品"朝他大发雷霆,flug也没有去计较什么了。

但现在让他再一次把505当成实验台上的白老鼠,绝对办不到。

505失血太多了,需要匹配合适的血液输血,但现在让他上哪去找一只地狱妖怪和熊的合成生物来给505提供血源?

看上去flug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缝好大熊的伤口,给他灌点棕熊血样,然后努力祈祷这两种血液不会产生杀死505的排异反应。

"该死!……"flug尽量的不让自己失控到吼叫,他担心自己会吓坏身边抹眼泪的小女孩。

flug本以为他的心脏永远也感受不到情亲的悸动了,但现在他意识到,是对家人的责任感阻止他做出任何有风险的行为。

"flug……我没有看好他……我没有锁好门,因为我……"

"不用说理由给我听demenita,你忘了我们的规矩吗?no excuse。"这是boss定下的规则,他从不向任何人解释,也不听任何理由,犯错就得受罚,一如他本人一样冷漠。

"不……我没有,我只是……"女孩哽咽着,想要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好了,看着我,别哭了亲爱的,我没有怪你,没有人会被惩罚。"flug捧起女孩的脸,用颤抖却相当温柔的声音安抚她,用脱掉了手套的,满是伤疤的手擦掉她的眼泪,用隔着护目镜的湛蓝瞳孔与她对视,"505会没事的,相信我,我现在就带他去医院,再我回来之前乖乖待在这里,上床睡一觉吧,等你醒了你的大熊会来找你玩。"

flug手里握着方向盘,把车倒出院子,反光镜里demenita正目送他离开。

他很庆幸自己在boss严密的监控下坚持着与几个可靠的大学同学用书信联系,讨论一些学术上的难题。他现在要去找一位在demenita和505进行改造期间给予他许多学术意见和莫大鼓励的老友。

"哦,flug!昨天我收到的信上说你在里约!什么时候回来的,快进来喝杯茶!"穿着酒红色睡袍的科学家匆匆忙忙的邀请flug进门。

"我很乐意尝尝你的招牌红茶,但我的家人快死了。"flug用手擦掉额头上的汗,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black hat就像个吸血鬼。

flug不明白,阳光又不会杀死他,为什么非得把屋子弄的像洞穴一样昏暗?boss对于他鼓起勇气的提问,轻声嗤笑着,丢给他一句"别管主人的闲事儿,Dr.flug。"和一个狠厉的眼神,就把靠椅转过去给自己倒酒了,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所以尽管家里有不少落地窗,却无一例外的都装上了不透明的酒红色玻璃,flug对此毫无办法。但今天flug久违在一张洒满阳光的床上醒来。

他习惯性在早上七点钟左右被体内的生物钟唤醒,如果放在往常,他现在就得穿上衣服,洗漱干净,准备让boss指挥的团团转了。不过这张靠近落地窗的大床似乎有着比任何地方都更强的地心引力,他觉得自己没法把身上任何一部分从这儿移走。温吞吞的阳光哄着他再次入睡,flug抱紧了怀里的枕头,像只小狗一样往被子堆里缩,他感觉自己快要被云朵溺死了。

"嗨,flug?"john在轻轻的叩门,"你醒了吗?下楼来,我有事儿想问问你。"

"哦是的……是的我醒来了。"flug猛的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用力的捏着两眼之间的鼻梁。他可不能对john耍再睡五分钟的小性子,免得他认为自己经过这四年成了个被宠坏的赖床小孩。
"请等我三分钟。"

flug发现john在床头给他准备了衣服,他自己的那件T恤和实验袍上全是搬动505时蹭到的血迹。

flug看着全身镜里的自己,穿着大了不止一号的套头毛衣和牛仔裤,就像个偷穿爸爸衣服的青少年。虽然本人不愿意承认,但flug的身量相比起同龄男性可以用"纤细"来形容,即使是与通样缺乏运动的john相比较,他仍显得骨架很小。

他只得把袖子过长的部分给挽起来才能去接洗皿池里的水。如果不是black hat时时刻刻都把我拴在他的领地里我也不至于这样缺乏运动,博士懊恼的在心里替自己报不平。关于领地意识和占有欲,即使flug还没下地狱,他也能断言他的boss绝对是恶魔中数一数二的控制狂。试问什么样的雇主才会宁愿逼迫一位医生"出诊"(说白了就是绑架)也不让感冒的下属自己出门看病?想到这flug忍不住心惊肉跳,如果让他那控制狂上司知道自己在他出席地狱交流会期间违抗他一而再再而三强调的命令在外过夜的话,那他的下场一定会远比他能想象到的要凄惨。

只能祈求能够在boss到家前处理好一切了。flug用毛巾擦干脸,架子上的一只剃须膏让他下意识的摸上了自己的下巴,胡须已经长的有点扎人了。

"john,你有多余的剃须刀吗?"

楼下传来答复,"你找找橱柜上层,那有一些给客人用的一次性剃须刀。"

flug整理着过长的衣摆从楼上走下来,他大老远就闻到熟悉的红茶香味了,但客厅里第一时间吸引他视线的是摆在角落里的一台留声机。

那是一台有着相当大的黄铜无花喇叭的老式留声机,木质机身被漆成了酱红色,镀金的海浪形边角闪着光,旁边摆满了黑胶唱片。喇叭上有大大小小的凹陷,但从那擦的发亮表面可以看出主人相当爱护它。

"我的天,没想到你还留着她……"flug抚摸着这件老艺术品,像是在抚摸一位年轻少女的秀发。

john正从厨房里把茶具用托盘端出来,"当然,你知道我多喜欢这姑娘的音色。"他的笑容仍然像年轻时那样灿烂且吸引人。

"这姑娘"是john在刚进入大学第一年快要结束时从一位音乐系学长那儿买来的,flug当时得到了自己计划上的所有学分,无所事事的陪着他在运动场上的毕业二手市场闲逛,john经过这台留声机的时候就走不动了,蹲在那里摸一摸喇叭,玩一玩手柄,最后拿出了钱包询问价格。后来这台因为太大没法被学长带回家的古董就被john得意洋洋的放在了他俩宿舍里最显眼的地方。

flug不懂音乐,他唱歌走调,也不懂任何一门优雅或者能够讨好女孩的乐器,除了实验和学分他什么也不关心。但他并不讨厌在写论文的时候放着D大调卡农。

john把唱臂提起来,换上了另一张唱片,是flug百听不厌的那首《爱的悲愁》。

"谢谢,你还记得。"flug欣喜的回给他一个笑容。john只是点头示意,又回到茶几边倒茶。

"你喜欢怀旧风?"flug选了一张就近的长沙发坐下。

"不全是,也挺怀念大学里和你一起的那段时光。"john把茶杯递给他,坐在他身边。

"是的,令人怀念。"flug低着头喝自己的茶。关于他对这段美好时光的悼词flug认为到此为止就好,越是将过去的残骸摆在他面前,他就越是觉得当下生活难熬。

"我们已经四年没见了。"

"三年。"

"是的,三年……你的变化真让人惊讶。"

"怎么?"flug疑惑的打量着自己,除了常年不见天日的苍白皮肤,和留出一把小马尾的头发,他没发现自己哪儿与以前不同。

"还记得你19岁生日吗?我从爸爸的农场里带回来一只半个月大的牧羊犬,我给他取了个不错的名字,准备给你一个惊喜,但是第二天你就把那小家伙转手送给了lny。我以为你不喜欢动物。"

"……如果你是指505的话,我只能告诉你他是我工作的一部分。还有我要纠正你,你给那小毛球取名叫做banner也不会让我产生更多的亲切感,而且我没办法一边做实验一边照顾孩子,所以才把它交给了喜欢狗狗的学妹,我不讨厌动物,明白吗?"flug无可奈何的翻了个白眼,把喝空的茶杯递还给john。

"不讨厌也不喜欢对吗?"john弯腰为杯子里到上洋溢着雾气的红茶,稍微侧过一点头盯着flug,那锐利的眼神像是一只准备从他脑洞里抓出实话兔子的鹰。从前的john也总是在他撒了什么蹩脚谎话或者试图对一些事含糊其辞的时候这样看着他。

"你把家人这个词用在‘工作的一部分’上实在令人吃惊flug。你离开之前好像很少对工作投入过私人感情?我很好奇你的雇主到底改变了你多少。"

茶杯倒满了,水声停止后客厅出奇的安静。flug没有要把场面搞冷的意思,但就在刚才他要脱口而出的那些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刻薄,残忍,霸道独裁,自私自大,简直就是希特勒再世,拿破仑转生。他囚禁我,使唤我,痛骂我,托他的福我简直惶惶不可终日。我这辈子的坏事就在为他办事儿的这几年里全都给做完了。每完成他一个命令我就觉得我要多下一层地狱。我他妈唯一被他改变的就是第一次产生这样强烈的谋杀上司的欲望!

flug真想一口气把这些话痛快的吼出来,但同时他也狠狠的掐着掌心,咬紧下唇,甚至有一种嗓子被封闭的感觉。

他的心脏跳的飞快,内心那一处软软的地方叫喊着不让他说假话,但他的嘴唇却难以吐出任何一个爽快的音节。他扶着茶几让自己站起来,无力的走动着,直到面向楼梯口,余光完全看不到john的地方,他才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开口,低声咒骂。

"呼……那可真他妈多的数不清!……"

flug第一次感到说真话是这么的困难。

【TBC……?】

p3是跟小天使的互动!他家孩子可帅w
其他是低质量指绘xxx
p1p2算是情头??

我就很委屈啊……谁还不是个小公举了【捂头】

【武白】天堂的七分钟

这里玩梗短打xxx
这个游戏是打牌或别的游戏输了的人跟坐在左边的人一起在衣柜里呆七分钟,操作强大值得一玩xxx



别太在意就是存个文xxx




战事的硝烟随着混沌消散了,这次猫土的春天比以往明媚鲜活百倍。
今早阳光暖人,少了点冬天遗留下来的寒风刺骨,这样的好天气,怕是已经到了赶集的日子。白糖本来扛着他的宝贝铃铛打算出门找豆腐汤圆叙叙旧,顺带炫耀炫耀讨伐黯的这一路上他有多么的大出风头。
但经过祠堂时偏偏受不住诱惑被围坐成一圈的猫给吸引了眼光,于是便把正义铃找了个墙角放着,腆着张脸挤了进去。
小青大飞不嫌弃,倒是坐他左边的武崧冷嘲热讽的说别让他笨手笨脚败了大家的兴致。
白糖愤愤的皱着鼻子,一拍面前的茶桌便又不负责任的胡诌,“本天才我什么玩不来?尽管带我一个,让你这臭屁精输到哭鼻子!”
武崧哑然失笑,摸上白糖的一头白毛胡乱揉了一通,打趣道,那我真是期待极了。
“不玩了不玩了!都追着我攻,有什么玩头啊?”用韵力操控泥猫来互攻,对于白糖已经易如反掌,但不擅长兵法的他面对五人的围剿实在招架不住,还不到煮一碟鱼丸的时间,白糖的泥猫就被武崧和荣光合力推下茶几,摔成了两半。
这几只猫明摆就是在逗这傻大胆好玩儿,可没成想未曾商量便在第一轮逗心有灵犀的把矛头指向白糖,各自都已经乐的不行了。
“那就请吧。”还是荣光师兄先站起来说话,伸手向白糖示意。但他怎么也不明白这指着婆婆的衣柜是几个意思。
“丸子,你怕不是要耍赖?”武崧也起身抚了抚衣裳,居高临下的给他递了个眼神。
“别光是打手势用眼睛瞄啊!这是哪一出?”
“我说,你没打算认罚还凑热闹?”
“……啥?”
白糖还是被荣光和大飞半推半就的跟武崧一起被关进了衣橱。
“你们就净玩洋猫那一套!什么天堂的七分钟,这怕是黄泉路上走一遭……”白糖嘟囔着的动了动被挤进角落里的左脚。
“别乱动,老实点呆上半刻就完事了。”武崧挪了点地方,把毛茸茸的小猫又往怀里搂紧一些。
两只猫在这小小的衣橱里不得不抱成了一团,白糖耷拉着耳朵把脑袋往武崧的颈窝里埋,闷闷的说着“要不是没地方可呆,我才不想碰你……”
武崧不太适应脖子边温热的气息,也坏心眼的凑到白糖的耳朵边吹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衣柜忽的剧烈抖了一下,荣光和大飞有点忧心,“他俩不会在里面打起来了吧?”
“你们俩小伙子当心点,别砸坏了我的嫁妆……”婆婆瞅着那跟了自己七十多年的双凤花梨木衣柜,眉头皱的成了个川。
“你做什么!”白糖早就顾不得外面是什么情形,他奋力的想要从禁锢自己的臂弯里挣脱出来,奈何武崧扶着他的后脑勺,把两颗脑袋紧贴在了一起。
“你要是真把这老古董踢掉扒掉一块板,婆婆怕是不会放过你。”
“……那你放开。”
“现在不行。”
“我数三个数,不放我就咬你肩膀了。”
“你想咬就咬吧,”白糖认为臭脾气摆架子的师兄,那板着个脸冷冰冰的师兄,此时耍无赖一样揽着他不放。“让我靠会就好,你身上真香。”
感觉到怀里的猫儿乖乖安静下来,武崧脸上有了明显的笑,但白糖把连毛发都遮不住的红脸捂在武崧的衣襟里,什么也没看见。
“有什么香的……就是洗澡用的角皂。”
“还有你的味道。”
“你发神经了。”
“嗯,我发神经。”

新仔与旧仔齐飞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