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貝克街

"奉您为王,即刻加冕。"

我就很委屈啊……谁还不是个小公举了【捂头】

【武白】天堂的七分钟

这里玩梗短打xxx
这个游戏是打牌或别的游戏输了的人跟坐在左边的人一起在衣柜里呆七分钟,操作强大值得一玩xxx



别太在意就是存个文xxx




战事的硝烟随着混沌消散了,这次猫土的春天比以往明媚鲜活百倍。
今早阳光暖人,少了点冬天遗留下来的寒风刺骨,这样的好天气,怕是已经到了赶集的日子。白糖本来扛着他的宝贝铃铛打算出门找豆腐汤圆叙叙旧,顺带炫耀炫耀讨伐黯的这一路上他有多么的大出风头。
但经过祠堂时偏偏受不住诱惑被围坐成一圈的猫给吸引了眼光,于是便把正义铃找了个墙角放着,腆着张脸挤了进去。
小青大飞不嫌弃,倒是坐他左边的武崧冷嘲热讽的说别让他笨手笨脚败了大家的兴致。
白糖愤愤的皱着鼻子,一拍面前的茶桌便又不负责任的胡诌,“本天才我什么玩不来?尽管带我一个,让你这臭屁精输到哭鼻子!”
武崧哑然失笑,摸上白糖的一头白毛胡乱揉了一通,打趣道,那我真是期待极了。
“不玩了不玩了!都追着我攻,有什么玩头啊?”用韵力操控泥猫来互攻,对于白糖已经易如反掌,但不擅长兵法的他面对五人的围剿实在招架不住,还不到煮一碟鱼丸的时间,白糖的泥猫就被武崧和荣光合力推下茶几,摔成了两半。
这几只猫明摆就是在逗这傻大胆好玩儿,可没成想未曾商量便在第一轮逗心有灵犀的把矛头指向白糖,各自都已经乐的不行了。
“那就请吧。”还是荣光师兄先站起来说话,伸手向白糖示意。但他怎么也不明白这指着婆婆的衣柜是几个意思。
“丸子,你怕不是要耍赖?”武崧也起身抚了抚衣裳,居高临下的给他递了个眼神。
“别光是打手势用眼睛瞄啊!这是哪一出?”
“我说,你没打算认罚还凑热闹?”
“……啥?”
白糖还是被荣光和大飞半推半就的跟武崧一起被关进了衣橱。
“你们就净玩洋猫那一套!什么天堂的七分钟,这怕是黄泉路上走一遭……”白糖嘟囔着的动了动被挤进角落里的左脚。
“别乱动,老实点呆上半刻就完事了。”武崧挪了点地方,把毛茸茸的小猫又往怀里搂紧一些。
两只猫在这小小的衣橱里不得不抱成了一团,白糖耷拉着耳朵把脑袋往武崧的颈窝里埋,闷闷的说着“要不是没地方可呆,我才不想碰你……”
武崧不太适应脖子边温热的气息,也坏心眼的凑到白糖的耳朵边吹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衣柜忽的剧烈抖了一下,荣光和大飞有点忧心,“他俩不会在里面打起来了吧?”
“你们俩小伙子当心点,别砸坏了我的嫁妆……”婆婆瞅着那跟了自己七十多年的双凤花梨木衣柜,眉头皱的成了个川。
“你做什么!”白糖早就顾不得外面是什么情形,他奋力的想要从禁锢自己的臂弯里挣脱出来,奈何武崧扶着他的后脑勺,把两颗脑袋紧贴在了一起。
“你要是真把这老古董踢掉扒掉一块板,婆婆怕是不会放过你。”
“……那你放开。”
“现在不行。”
“我数三个数,不放我就咬你肩膀了。”
“你想咬就咬吧,”白糖认为臭脾气摆架子的师兄,那板着个脸冷冰冰的师兄,此时耍无赖一样揽着他不放。“让我靠会就好,你身上真香。”
感觉到怀里的猫儿乖乖安静下来,武崧脸上有了明显的笑,但白糖把连毛发都遮不住的红脸捂在武崧的衣襟里,什么也没看见。
“有什么香的……就是洗澡用的角皂。”
“还有你的味道。”
“你发神经了。”
“嗯,我发神经。”

新仔与旧仔齐飞xxx

一样的啊这里一样的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各位都是天使愿意赏我一点赞真的超高兴的!!!「磕头xxx」

诸事不顺:

差不多就是这样,不仅没被弄死,还使自己充满了力量

久违的勾线
P1摸鱼
P2新仔

我差不多是废了请不要取关「磕头」(不是)

发现了以前的画
感叹以前自己好会徒手画圆xxx

复健x
硬生生凑够十张
都是一些太太家自己很心水的孩子,请别告诉亲妈我画成这样「鞠躬xxx」

唔质量超差没脸@……「捂脸」

总之是傲娇崧x呆萌白!
这个是定情信物双跳脱哦!!

送礼物的梗!不满意的话可以另画拖了这么久真的是太抱歉了!!!!「鞠躬」

暗搓搓的冒一下表示我回来了xx

哈哈就打个卡xx现在终于有手机用了虽然不是我的手机,之前的点梗会慢慢补上的,居然没有掉粉还涨了真的是非常谢谢大家!「鞠躬」

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xxx【不负责任摸鱼】